因著處女座人人程度不一的OCD,我頗熱愛收集、分類、排序之類的無聊行為,每隔一陣子就會把前幾天才整理過的東西又翻出來重新整理一次,人生許多美好的時間,就這麼浪費在整理上,明明知道這樣的反覆做相同的事情很無聊,但就跟毒癮發作一樣,不整理會渾身不舒服的日夜牽掛。

這幾天趁著中秋假期,忍不住又把i-pod shuffle接上主機開始檢查裡面的歌曲。

拉里拉雜一大串的MP3,因為平常都是設隨機播放,沒發現裡面藏了很多沒聽到的歌,在看到蘇打綠版本的我的未來不是夢,想也不想的按下了刪除,然後,為了自己這反射性的動作,在電腦前發呆了好久好久…

一直以為自己已經走過了感傷的記憶,卻原來,那種失落的從不曾真正消失。

很喜歡張雨生,高亢的嗓音、豐沛的才華,他的歌聲陪著我渡過埋首考卷的日子。

從來不是個積極的歌迷,也一直以為自己可以掌握好和偶像的距離,淡淡的欣賞就好,不會跟著別人的人生際遇一起高低起伏,不會暈頭轉向的忘記自己。

即便是看到車禍新聞的那一刻;即便是在那幾天紙鶴滿坑滿谷的淹沒了電視機;即便是聽著他的紀念專輯一遍又一遍;即便是他走後一年那場被淚水淹沒的紀念音樂會,那痛都只是淡淡的,所以以為自己遲早會忘記,會輕輕的把他收進記憶裡。

卻原來,還是寂寞。

那天以後,沒有辦法聽其他人演唱他的歌,放在櫃子深處的屬於他的唱片,沒有辦法丟棄,卻也沒有辦法再次聆聽。

於是,只能默默的塞到某個角落藏著,盼望著有一天,夠成熟到能平心靜氣的那天…

牛奶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