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個人覺得這張海報跟電影有落差…

片名:惡靈13(Thir13en Ghosts
導演:Steve Beck

第一次看這部片,是從中間大家在屋內四處亂竄大逃亡的部份開始,那時候一眼迷上12個鬼魂,卻一直搞不清楚他們的名字和來歷,之後斷續又在不同的時段看到,但每次都很剛好的從中間開始。

昨天某電影台又在重播,很難得的,這次終於看到了開頭,不過看到後有種沒看到比較好的感覺…

不是開頭爛,而是,好.血.腥!

有幾幕的畫面看起來就很痛… Orz

 

故事內容其實很單純,亞瑟原本有一個幸福和樂的家庭,美麗溫柔的妻子、活潑可愛的兒女,一家人過著寧靜的生活,某天一場突發的大火燒掉了主角的房子和財產,也燒死了他的妻子,懷著滿滿的哀傷,他帶著兩個兒女搬到狹小的公寓生活,經濟上的窘迫讓他欠下了一些債務,此時,他叔父–塞勒斯的律師帶著遺囑前來找他。

塞勒斯是一個頗負盛名的探險家,透過冒險累積了可觀的財富,他蓋了一棟特殊的豪宅,並在遺言中聲明要將這棟房子留給亞瑟,於是亞瑟帶著一雙兒女和管家住進了這棟由大量透明玻璃牆建造而成的奇特房子,卻發生了一連串詭異的事件…

原來,塞勒斯在多年的探險生涯中發現了一個古老的儀式,可以讓他獲得永遠的生命與無窮的財富,這棟豪宅其實是一個大型的魔法陣,裡面關了12名塞勒斯費盡心血捕捉而來的兇惡鬼靈,塞勒斯詐死將房子送給亞瑟的目的,就是要設計亞瑟成為驅動魔法陣所需的第13個鬼靈。

最後的結局?

就是那句老話,有愛不死…

 

我真的挺愛那12個造型鮮明的鬼靈,以下介紹翻譯自 Rotten Tomatoes(對啦,雖然我蠻愛這部片,但他在爛蕃茄網站只有12%的新鮮度,不過我完全可以理解 XD ):

The First Born Son (長子)

外表和一般的小朋友無異,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前額正中央插了一隻箭。電視上的牛仔是小比利心目中的英雄,他最喜歡把自己打扮的跟牛仔一樣。7歲大的他正處於不聽話的年紀,但他的父母從未嚴厲管教他,所以小比利總是愛做什麼就做什麼。

他的母親曾經勸告過他不要拿真的弓箭來玩假扮牛仔和印地安人的遊戲,也不要垂直的對著天空射箭,當不聽話的小比利後悔時,已經來不及了,他被自己射出的箭刺中,失去了生命。

 

The Torso (殘鬼)

全身… 不對,應該說看得到的殘餘肢體被類似保鮮膜的透明玻璃紙層層包裹著,伴隨著他斷落的頭顱出沒在地下室。

爛賭鬼吉米是個永遠學不會教訓的人,他有一些詐騙的小技巧總可以在危急時刻救他一命,只是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在一場大型牌局上,他輸到連衣服都沒有的地步,於是他拿自己的妻兒當最後賭注,不幸的他又輸了,但他其實是個無妻無子的光棍,根本沒有妻兒可以付賭債!

他試圖從賭場逃走,最後被暴怒的賭客砍成碎片以儆效尤。

 

The Bound Woman (蕩婦)

她曾經是美麗的啦啦隊長,卻被絞死在畢業舞會上。

身為啦啦隊隊長與舞會皇后的光環,讓蘇珊集全校女生嫉妒的目光於一身。她放棄了公立大學提供的獎學金,決定留在小鎮上嫁給她的高中戀人查特。

但在畢業舞會後的二次Party上,查特發現蘇珊躺在比利.鮑伯的懷裡,所有的美好在那一刻轉為夢靨。

沒有人知道哪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七天之後人們在足球場五 十碼線的地下挖出了被勒斃的蘇珊屍體。

 

The Torn Prince (撕裂王子)

這個鬼魂死於一場車禍中,從左半的臉頰看來相當的英俊,但他的整個右臉及右半身卻被嚴重的撕裂、破碎,甚至可以看到露出的腦漿沿著破裂處溢流。

在1953 年,Royce Clayton是小鎮棒球隊的明日之星,不論出現在何處,都可看到他穿著球隊外套。因著眾人的讚美吹捧,Royce產生一種自以為無所匹敵的錯覺,直到一個夜晚…

他和加油站的人打賭比一場機車障礙賽,並自認為可以輕鬆獲勝。但最終他沒能即時煞車,於是這個校園的明日之星,眨眼間成了劃過天際後的流星殘骸,與棒球再也無緣。

 

 
↑這隻是我個人最愛的角色~

The Angry Princess (憤怒公主)

這名鬼魂是一個年輕的自殺女子。全裸的身體上,有一條深深地切口從頭貫穿到腳趾,流乾了她所有的血液。

Dana Newman 對美麗有著異常的偏執,總是認為自己不夠完美的她,不間斷的追求更極致的美麗,即便是一根髮絲,都不能有任何瑕疵。

因著著名的壞脾氣,她又被稱為「美麗的野獸」。最終她終於停止了對美麗的追求,她洗了最後一次的護膚澡,在浴缸內狠狠的劃開自己的手腕,當她被發現時,身上佈滿了數百個切割開的傷 口,卻奇異的一如她活著時一般的美麗。

 

The Withered Lover (凋零的愛人)

Jean Kriticos死於一場大火。一半的臉孔和手臂有著醜惡的傷疤,穿著醫院的長袍,身後並跟著一個長長的點滴架。

她是一個可愛的母親與妻子,外向又精明的她,是眾人心目中最佳母親的人選,她所有的時間都奉獻給了她的家人,她的丈夫深愛她,她的孩子們依戀她,她的女兒快速的長大了,讓她希望仍然幼小的兒子能夠永遠的是幼童的樣子陪在她身邊。當奇異的災難突如其來的發生時,她為了保護兒女們而死在火場。

 

The Pilgrimess (女朝聖者)

另一個來自憤怒過去的亡魂,因為被指控操弄巫術,她被判決在公開場合承受眾人凌辱,並在烈陽下曝曬而死。因此她的靈魂被永恆地禁錮在一根木樁上。

1675 年,年輕的孤女Isabella Smisth決定展開一段從英國橫跨大西洋前往新殖民地的旅程。當她來到一個新英格蘭小鎮時,她獨自旅行的行為,卻讓她與這個小鎮上緊密團結生活的鎮民們 顯得格格不入。

小鎮的牧師以使用巫術的名義對她提起控訴,她否認了這樣的指控,但整個小鎮的人卻不願相信,那個月份鎮上有大量的牲畜異常死亡,鎮民們相信唯有巫術可以造成這樣的狀況,因此無辜的Isabella就這樣被綁上木樁曝曬而死。

 

The Great Child (不祥之子) / The Dire Mother (悲慘之母)

精神異常的母親灌輸她異常巨大的嬰孩殘忍偏執的觀念,企圖將他教育成一個有能力實現她復仇夢想的怪物。

在電影裡,這兩人總是同時出現,一個是穿著巨大尿布的,圍著沾滿大量嘔吐物圍兜兜的魁武壯漢,一個是穿著小女孩的服裝,綁著馬尾,異常矮小的滿臉皺紋的老婦人。

Margaret Shelburne 是一個極度害羞,不敢為自己挺身而出的人,養成她如此個性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她那不滿三呎高的身材。她被關在一個吉普賽人的大鐵籠裡, 被迫在怪胎秀上展示自己奇異的身軀以娛樂大眾。

她和巨斧男的秘密婚姻,讓她有了為她帶來驕傲喜悅的孩子--重達300磅的巨嬰 Harold。

Harold 在Margaret 極度的溺愛與保護中長大,並被Margaret教導成為她的守護者,去實現她向監禁她的吉普賽人復仇的夢想。

Harold拿了父親的斧 頭練習砍伐木材,並很快的學會改用人類當作砍伐對象,每當他砍殺吉普賽人的時候,都會大聲嘶喊著「Timber!」。當Harold將整個吉普賽營地砍成碎片後,她們母子倆也被一群手持火炬的村民給殺死了。

 

The Hammer (兇鎚者)

殘忍血腥的鐵匠。他的身上插滿了大大小小指頭粗細的鐵釘,周身以鐵鎚、鐵條及鐵鍊環繞著。

在1890 年代,George Markly 原本是一個快樂而誠實的鐵匠,直到鎮民污指他偷竊,並將他趕出了小鎮。

憤怒的失去理智的George找到那些污指他的人們,並以鐵鎚將這些人敲打致死。被鎮民抓到後,他被粗暴的拖行到自己的小鐵鋪,以小鎮的正義為名被凌虐而死--他的身體被釘進各式五金鐵料,鎮民搜刮了他家中與身上所有值錢的財物後, 將他的屍體丟在原地讓烏鴉啄食。

 

The Jackal (豺狼)

電影內另一個外貌可怕的角色,他有一雙瘋狂的黃色眼睛,透過罩在頭上略帶生鏽的鐵籠,隱約可見尖細銳利的牙齒。

他是數十世紀前一家精神療養院逃出來的病患,像野獸一般,有著細長尖銳的指爪。

1980年,Ryan Kuhn 是 Borehamwood 精神病院裡患有嚴重精神疾病的病患。因為對女人不知饜足的重度慾望--特別是毆打、凌虐的慾望--他被鎖了起來。經過了好幾年穿著強力拘禁服,整個人以扭曲可笑的姿勢被關鎖的不自由監禁生活,他的手臂長成駭人形狀。

他厭惡任何形式的接觸,當有人試圖接近時,會暴烈的反抗。一場意外的大火讓他得以逃出精神病院,至今人們仍然樂於談起Ryan不畏槍火逃亡的畫面。他寧可面對險惡的大火,也不願讓任何人碰觸他。

 

The Juggernaut (車裂者)

他是被亂槍打死的,因此從頭到腳底佈滿了數不清的彈孔。

Breaker Mahoney是一個七呎高壯碩的連環殺手,有著異常醜陋的外表。他會強行將開車著拖進他的廢物處理廠,再加以慘忍的殺害,並赤手將被害者一塊塊扯成碎 片。當地方政府最終找到他的時候,這個威力無比的殘忍兇手已經幾乎是無法逮捕的。

但一如Breaker這個字眼所顯示的意義,所有的人都是可以被「打碎」 的,被警方以大量子彈掃射後,這個殘忍的魔王終於還是倒下了。

牛奶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