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狗亂歌團《大員一家農出來》

只要大家攏吃台灣米
作詞:廖國雄&嚴詠能   作曲:嚴詠能 編曲:董事長樂團

阮阿公吃甲七十一 每天巡田水當做看電視
幾分的田地無欲賺錢 用心肝來種 好米
只要大家攏吃台灣米 子兒孫仔大家出頭天
老水牛 白鷺鷥 稻草人唸歌詩

七十一 好的台灣米 土地公伯你就逗保庇
烏雲若過就會轉青天 稻啊香香心情就歡喜
只要大家攏吃台灣米 子兒孫仔大家出頭天
老水牛 白鷺鷥 稻草人唸歌詩
只要大家攏吃台灣米 睬睬伊什咪 W O T
老水牛 白鷺鷥 稻草人唸歌詩

只要大家攏吃台灣米 子兒孫仔大家出頭天
老水牛喔 白鷺鷥 稻草人唸歌詩
只要大家攏吃台灣米 睬睬伊什咪 W O T
老水牛 白鷺鷥 稻草人唸歌詩

只要大家攏吃台灣米(好)
只要大家攏吃台灣米(好)
只要大家攏吃台灣米(好啊) 子兒孫仔大家出頭天
老水牛 白鷺鷥 稻草人唸歌詩
只要大家攏吃台灣米 睬睬伊什咪 W O T
老水牛 白鷺鷥 稻草人唸歌詩

 

line-2.png  

 

去聽月光音樂節,結果在美濃帶回奇怪的鄉愁。

忘記是哪一年的選舉,忘記是什麼原因和同事談到回家投票的事。

當時的同事說對政治沒有興趣 or 他們那區的候選人都很糟糕,所以不想去投票,我很認真的回他們:「如果候選人都不錯,誰上都無所謂的話,不投票也OK,但如果候選人都很糟糕,你誰也不想選的話,你更應該去投廢票,降低這些候選人的得票率,用廢票讓他們知道,不,我不想選你!」

同事說:「哇,你好關心政治喔。根據國外的研究,民主越成熟的國家,其實投票率越低。」

我說:「也許台灣的民主其實還沒有哪麼成熟,所以需要我們多關心一點。」

但其實民主的成熟與否,不是我關心政治的原因,只是那時候我自己也還沒弄清楚,為什麼自己這麼的厭煩政治新聞,卻又依然三不五時追著政治議題不放,依然在選舉的時候鼓吹大家要回家投票。

昨天去高雄美濃月光音樂節,聽了台青蕉、林生祥老師跟打狗亂歌團的表演後,我突然明白了多年前的答案。

我是標準的台北小孩,雖然祖輩都是農民,但到了爸媽那一代,除了大伯家還有在耕作,其他家人都已經遠離了農田。年幼的記憶裡面也有在田邊燒窯的曾經,但那是逢年過節回去玩樂,農村或稻田的景象,對我從來都不是生活或家的印象,而是觀光旅遊的風景。

一開始對土地的依戀,就不是來自生活記憶,而更偏近人文情感上的關懷。也因為沒有根,對土地的鄉愁變得朦朧不知該歸去何處。對土地的關心,則有一種奇怪的名不正言不順的彆扭。

但不論有多彆扭,依然是不折不扣的關心。

我關心的不是政治,我關心的是這片土地。

幾個朋友常開玩笑,說台灣這樣亂下去,乾脆大家手牽手移民去國外好了。但我們心裡都清楚,人要離開很簡單,要斬斷感情上對家鄉的羈絆,卻不是這麼容易的事。

文藝一點的說法是,那羈絆刻劃在骨血裡。

你可以跑得遠遠地,卻不能如哪吒那般割肉剔骨,把羈絆從血肉中狠狠剜出。

雖然現在還是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但更認真的去傾聽、瞭解這片土地,至少,可以是個好的開始,對吧。

 

 

 

牛奶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