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婦女王

家政婦のミタ
三田燈 松嶋菜々子、阿須田恵一 長谷川博己、阿須田結 忽那汐裡、阿須田翔 中川大志、阿須田海斗 綾部守人、阿須田希衣 本田望結

阿須田家的母親意外溺水身亡,長女結雖然試著幫忙處理家務和照顧弟妹們,但她也不過是一個以往被母親照顧保護的17歲女孩,連照顧自己都有些分身乏術。

為了解決家裡的一團混亂並照顧好孩子,於是父親惠一從家政婦介紹所聘請了家政婦三田。

外表美麗但說話表情卻一如機器人的三田,不管是烹飪打掃洗滌衣物還是照顧花草,全都可以完美無瑕的完成。只要在能力內能達成的命令,也都一絲不苟的執行。

只是,所謂能力內的範圍,遠遠地超出了可理解的常識......

 

line-2.png

akari.jpg

松嶋菜々子在劇中那種無機質,近乎機器人的感覺演得真好,完全不委婉、不閃避、不隱藏的說話和人際處理方式,讓這個角色更加詭異而有趣。

不思考善惡、不思考後果,

「それわ 家政婦だからです。旦那様に 言いつけられた用をするのが 私の仕事です」
(因為,我是家政婦。依照主人的吩咐做事,是我的工作)

「どうしていいのか......」「あなたが決めることです。」
(該怎麼做才好?)         (那是你要決定的事)

某個角度來說,山田根本就是少了操縱者的大型多功武器。

於是,家中任何人都可藉由她做自己想做卻因種種因素而不會/不能做的事。(就說槍械管制是有必要的 ← 劃錯重點的感想)

所以即使有她這麼厲害的家政婦存在,這個家庭卻還是需要一個父親(或母親)的角色存在。

因為,她只是家中的家政婦,不評論、不決定、不保護,只遵從。

 

這個家的四個孩子,

kii.jpg

我還蠻喜歡希衣的,喜歡問問題,喜歡和家人在一起,被欺負了會自己再欺負回去,希望一家人永遠在一起,是個永遠投直球的可愛小小孩,算是小孩裡面比較正常的一個。

 

kaito.jpg

相較之下,海斗有點半游離在這個家庭,清楚的知道自己要讀私校、上好大學,但他的聰明也就僅此而已。太過複雜的人事糾葛,不在他的能力範圍(12歲的小孩不要太要求人家)。

 

kakeru.jpg

開頭很討厭,但之後開始喜歡這個小孩。翔很努力的想保護家人,但他還是個14歲的孩子,能想的能做的有限,那種力不從心的焦躁讓他越來越暴躁。一路從跟家人衝突,跟籃球隊不合,最終變成外顯的暴力行為。

但他真的是個好孩子,好險他的岔路總在最後一步被停下。

 

yui.jpg

一直到目前為止都不喜歡結,強悍執拗的將父親排出家庭之外,覺得結不是不在乎,讓她憤怒的不完全是母親的死亡,而是她一直深深相信、依賴的父親,竟然可以輕易捨棄他們這件事。

所以她用暴烈的方式去反彈、去抗議,但她的本意其實不真是要把這個人從她的生命拔除,相反地,她其實是希望逼出這個人心裡,是有他們的存在的那一面吧?

她還無法獨立,卻以為可以也試著獨立,她不願意接受父親回來,但又做不到真正的「長姊如母」。

最後,一心想要逃跑的孩子,沒有發現自己做了和父親相同的事。

獨立除了經濟上自主,還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心智有足夠的成熟去做判斷,有肩膀去扛責任,這是結或翔都還做不到的。

她排斥父親,但也需要父親的存在。

可是他們的父親,卻還沒準備好當一個父親。(女兒都十七歲了啊,這位爸爸…)

 

keiichi.jpg

沒有看過長谷川博己演的其他角色(但更可能看過只是不知道是他 囧),不過他把這個父親糟糕、沒主見、輕漫無用的一面演得很好很有fu。

不只是演技的部份,臉也有對,雖然他這麼的糟糕,可是那種草食溫順像,很難真的狠狠厭惡他。甚至,某程度上來說是同情他的。

在當父親的部份,他的行為確實非常非常的糟糕,但他本來就是個沒有準備好當父親的人,只是在妻子以死相迫之下走入婚姻,然後接著有了其他三個孩子。

父愛、母愛,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有了孩子,自然而然就會變成父母了嗎?

有了四個孩子卻沒有產生所謂「父性」的自己,是不是哪裡不對呢?

每天面對孩子、面對妻子、面對岳父家的人,都在害怕惶恐的等著,被發現自己不適任的那一刻。

所以才總是不能用強硬的態度對待孩子,所以才會因為一句「你可以做自己就好」,而愛上了另外一個人。

面對希衣的那句:「お父さんは キイのこと好き?(爸爸喜歡希衣嗎?)」,面對那樣單純的眼光,他卻還是只能回答:「わからないんだ。(我不知道)」

很傷人、很糟糕,但起碼對自己是誠實的。

 

看到目前為止,大致上劇情都還蠻順的。不過第二集的霸凌處理的超爛。那樣的小孩,如果是用道理就可以溝通的,如果是那樣程度的反抗就會退縮罷手,一開始,就不會動手傷人了。

 

三田到底是哪邊壞掉了?又為什麼壞掉了?

在希衣說願意死掉好見到媽媽時,牽著她毫不猶豫的往河裡走;在海斗要求時,真的一把掐住古田脖子不放;在翔開口時,沒有遲疑的一件件脫去衣服;甚至連結的死亡要求,也真的拿起刀執行。

但似乎又好像沒有完全的壞掉,所以在滅火的時候,順道連隔壁大嬸一併澆熄;﹔翔暴走喊著沒有人懂他的時候,在牆上大大地寫下了「家族を守りたい」;在結要求她殺死自己的時候,最終卻把結手中的刀子奪下。

解決事情的方式,全數是一條線的驚人直球,藏在俐落精明的全能高手表象下,只是個在人際上異常笨拙的女人?

 

小孩是最直接的笨蛋,才能那樣肆無忌憚的出口詢問。

為什麼不肯笑?死去的家人是怎麼回事?以前常和老公與孩子去遊樂園嗎?

明明清楚的意識到縱橫醜惡的傷疤,也還是不管怎麼樣都想把傷口上的痂挖開,探看血淋淋的深處到底隱藏著什麼。

只是,如果真的成功挖開,這家人有承受的能力嗎?

牛奶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