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傳奇 I AM LEGEND / 理查.麥特森 Richard Matheson

 

簡介

對地球上最後一個人類來說,活下去,究竟是上天的恩典,還是一種詛咒……

當人類文明毀滅,所有賴以生存的資源都消失了;當地求上只剩下最後一個人類,這個時候,他面對的是什麼?

無助、失落、絕對的孤獨、可怕的寂寞……

白天,在永無止境的求生掙扎中,懷著渺茫的渴望,尋找其他倖存的人類;夜裡,在孤獨恐懼的漫長煎熬中,等待黎明的來臨……

這是一個有點悲傷的故事,你將會感動於人類面臨絕境的掙扎、勇氣、與希望。

 

201009241603.gif

因為某個近乎賭氣(?)的原因,這部電影上映的時候我並沒有去看。但後來在一個很謎的狀況下,還是看了這部電影。

老實說,我對電影版的評價並不高。

威爾史密斯演的很好、特效很棒、場景很磅礡,但結局很爛、BUG很多,最重要的是,片中充滿了我討厭的自以為是英雄主義,還有人類萬萬歲的本位主義。

即便如此,有原著在前不看不是我的作風,所以掙扎了3秒鐘以後,我還是把書借回家了。

 

原著其實酷很多!

同樣一句 I AM LEGEND. 在電影,充滿了救世主的英雄情懷;在小說,卻演繹出極度的孤寂、愴然與恐怖。

小說版的羅伯.奈佛不是個討人喜歡的角色,但他的粗魯、暴躁,情有可原。

深愛的妻女死於政府無力遏阻的瘟疫,親人、朋友、鄰居,全成了會走動的死屍,夜夜在他的居所外嘶吼、咆嘯,垂涎他的血肉。

他不明白為何自己還活著,卻也不能放棄。

每個白天,他修築自家的防禦工事,圍牆、鐵網、大蒜、十字架,帶著尖木棍探索每一棟房屋,狩獵沉睡中的活死人,貫穿他們的心臟、割開他們的血脈,讓他們腐朽的身軀,徹底回歸塵土;每個夜晚,他緊鎖大門,將自己埋在枕頭裡和慾望斯扯,掙扎著想下樓推開大門,結束一切。

不是為了解救任何人,只因為那是他殘破的生命中唯一勉強稱得上有意義的事,所以他開始思索瘟疫的成因、研究吸血鬼的源頭,甚至,不斷的捕捉活死人來測試解藥製作的可能。

當露西出現在他面前,他已經在這樣的生活中煎熬了兩年,當下的驚愕遠大於驚喜。他渴望有人可以作伴,卻也挫折的發現,自己已經失去和他人共同生活的能力。

「細菌會突變。」

在書本上反覆出現,他閱讀過上千萬次卻未曾思考、瞭解的一句話,讓他的世界又倒轉了一次。

HE IS THE LEGEND.

世上殘存的最後一個人類,傳說中的日行者。

什麼是正常?正常是一個群體的概念。當整個世界只有你一個人和別人不同時,你才是不正常的那一個。恐怖,於焉誕生。

拿著露西給予的慈悲,羅伯站在玻璃窗後俯看暴亂的人群,看著他們眼中的恐懼與戰慄,那一刻,他的掙扎、他的奮戰、他的孤寂與堅忍,凝結成一種荒謬的姿態。

世界上最後一個人類死亡了。恐怖,就此成為顛撲不破的傳說。

 

創造一個傳奇,只用了不到兩百頁的文字,理查.麥特森文字的簡鍊可見一斑。不喜歡看長篇故事的人,應該會超愛他吧 XD

這本書後面還有另外十篇短篇,充滿不同類型的驚悚,可是真的很好看!這作者強到讓我想把他所有作品都挖出來看,誰手邊有理查.麥特森的小說?通通交出來!

 

BURIED TALENTS(埋沒的天才)

在熱鬧的夜市遊戲攤,只要將乒乓球丟入金魚缸,就可以獲得架子上的獎品。看起來很簡單的遊戲,一個貌不驚人的男生,竟然可以異常準確的讓一個個小球,都乖乖的進入金魚缸內呆著。人群的喧鬧、小販的汗珠,人性的卑劣與貪婪被偷偷掀開。

我被國片荼毒的太嚴重,看這篇的時候,腦袋裡跑的一直是李連杰演的殺手之王的畫面,只是李連杰丟硬幣,這個天才丟的是乒乓球。

篇名取的超鋒利!

然後,也一直想到《關鍵下一秒》裡面那篇《毫無機會的遊戲》,不知道這樣算不算一種詐欺啊? XD

 

THE NEAR DEPARTED(死亡的時間)

這篇超短,只有三面。

故事的百分之99,都很平淡自然,一個男人來到葬儀社,表示要為他的妻子舉行葬禮,身愛妻子的男生向老闆表示,他要給妻子一個最好、最完美的葬禮。這份深厚的感情,多麼令人感動,除了那個矮個子男人跳針似不斷重複的「她真的很美,我想給她最好的」,其他都超級自然,分毫感覺不出驚悚。

然後,最後的最後,矮個子男人的最後一句話,瞬間讓人從腳底毛起來……

 

PREY(獵物)

原本,這該是一個美好的夜晚。

精心幫男友挑選了生日禮物,一個來纏繞著細緻金鍊的獵殺之神雕像,希望和他一起度過一個美好的生日夜晚。但面對母親的怨懟,女人終究還是選擇了回家孝順母親,電話上,和男友的爭執中不小心將禮物摔落,封印的金鍊解開了,殺戮的遊戲就此展開……

我討厭這一篇…

追逐獵殺的那個傷,真的銳利的太寫實,看的我跟著主角痛很久,一整個很鬼娃恰奇的Fu。可是更讓我神經緊繃的,是那個跟鬼子母神有得拼的媽媽……

但我不得不說,用無節制的溫情把餓鬼寵壞的人,自己要負起完全的責任。

 

WITCH WAR(魔女之戰)

這篇故事我真的很不愛,不愛的原因跟我再也不看CLAMP的漫畫原因相同。

我討厭小孩 + 天真無邪 + 強大能力 + 隨意殺人的組合。我可以接受變態、心理扭曲、偏執狂之類的殺人故事(EX. 紅衣瑪莉),可是上面那個組合,我真的接受不能…

 

DANCE OF THE DEAD(死亡之舞)

這個故事有點看不太懂,失魂舞的部份都還OK,沒有特別的Fu,

但結尾的「奧麗薇.沃爾說」?

雙重人格嗎?不懂……

 

DRESS OF WHITE SILK(白絲衣)

這個故事也很有趣,但我一直想到史帝芬金的魔女嘉莉。

第一人稱的寫法,很單純的可愛的開頭,一個想念媽媽的小女孩。總是跑到母親的舊房間,翻弄母親的物品。結尾那一句「我已經吃飽了」,很……啊……

不知道白絲衣的暗喻是什麼,沒看懂。

 

MAD HOUSE(瘋狂之屋)

死亡原因:「自殘而死」

這不算是這本小說中最經典的,可是我很愛。

內在的憤怒情緒滿溢到包裹、侵蝕了主角觸碰的每一件事物。直到整間房屋變成活生生的怒氣,一整個很酷!

 

THE FUNERAL(葬禮)

這篇好有Marvel小說的Fu喔!

真想寄去給畫雨柳堂物語的今市子老師,請她改成漫畫版的故事,一定很讚!

牛奶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