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2cd6d732b0.jpg  

作者:小川洋子

內容簡介:

左頰帶著燒傷痕跡的少女,帶著菌菇來到標本製作室。

「我家燒掉了。這是在房子遺跡處長出的菌菇。它們互相依偎的模樣,令我不禁摘了下來。我想將這些菌菇做成標本,將燒掉的一切封存起來。」

樣貌高貴的婦人帶著樂譜來,要封存的是情人留下的曲子。擦鞋的老爺爺帶著白色骨骸來,要封存的是與文鳥一同生活的記憶。心裡空蕩蕩的我,帶著缺損的無名指來到這兒,只為了應徵女事務員。而你送給我一雙鞋子,一雙宛如你雙手的黑色皮鞋。鞋子時時刻刻包裹我的雙足,留下宛如你指尖的溫度。那扇神祕的門只有標本能夠開啟。而我將帶著想要封存的一切,走入那扇門,走入你的世界……


………

就是一本看完之後心理充滿了烏鴉飛過,滿天點點的書。兩篇故事的主角都有某種扭曲(?)的偏執,這種人如果是我朋友,大概早就被我打死了╮( ̄_ ̄)╭。

我其實還蠻喜歡《無名指的標本》裡面,什麼東西都可以作成標本的想法,作成標本後,封存到某個也許再也不會去探望的場所,但可以就此將遺憾、傷害、愛戀…封存,從那一段記憶中走出來繼續向前,感覺很棒!

可以的話我也想把某些東西拿去作成標本,然後把那些總是突然跳出來的尷尬回憶乖乖的鎖住,等哪天我老的哪裡都去不了,或是準備去跟上帝Say Hello的時候,再拿出來回味就好了。

但那個標本師真的太詭異了,他喜歡的應該都是同類型的女生吧,很容易就被拐的那種,那個新來的行政小姐也太容易就被制約了,兩個人的互動根本就逼近變態,看的我雞皮疙瘩掉滿地。

然後,鞋子在故事裡的暗喻埋的很好,很有Fu。

我也喜歡《傾吐小屋》的概念,如果真的有這樣一個可以讓人絕對安心的傾吐場所,是很棒的事。《國王的驢耳朵》故事裡的理髮師多麼的需要他啊~

人生中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不吐不快的事,但卻又不能真的說出來(不要以為寫在網誌內上鎖加密碼就OK!這年頭的網路啊,遇見熟人的機率還比陌生人高咧…),如果有一個完全不用擔心被竊聽、側錄的所在,讓你可以安心的暢所欲言,應該會很爽!

我想,這也許就是KTV生意如此興旺的原因。不能說的秘密,都藉著歌詞,偷偷地在眾人不注意的時候發洩掉了。

但同樣的,這篇的主角也讓人很抓狂,自來熟的個性,讓我想起了久遠以前的故人(遠目…)


牛奶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